张定宇:不只是渐冻病人 更是最专业的传染病狙击手

2020-02-14 19:28:47 围观 : 200次 来源 : www.sz95559.com 作者 : 深圳人

  长江网2月13日讯(记者田巧萍 陈卓)2月11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疫情的风暴之眼。院长张定宇和他的7名同事繁忙中显得疲惫。谈到30多天前全院出征的情景,大家都恍如隔世。

  1月13日,距离武汉封闭出城通道还有10天时间,金银潭医院已经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张定宇说:“我们已经处于风暴之眼,这个时候我们绝不能退缩!我们要做的、能做的,就是救治病人,保护我们的人民,保护我们的城市!”

点击查看高清原图

  2020年2月1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渐冻人”院长张定宇扶着栏杆缓缓走下楼梯准备去住院部查房。 记者陈卓 摄

  他从每天从外院转来的病人和各种信息分析中,意识到武汉并没有表面看起来平静。

  那天,他宣布,全院职工取消任何休假,全部到岗。他吃力地弯下患有渐冻症的身躯,深深鞠了一躬:“拜托大家了!”

  他拖着病躯坚守战“疫”一线的故事已为人熟知,但他并不是靠一时之勇做到这些。

  发现疫情后迅速改造出4个ICU

  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和武汉市疾控中心的相关负责人来到金银潭医院,讨论头一天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武汉市中心医院转到金银潭的7个可疑病例。

  疾控部门已对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科张继先主任上报的6个病人,做了相关病原学的检测,均为阴性。

  “你们是取什么做检测的?”张定宇问。

  “咽拭子。”

  “那恐怕不行,咽拭子可能取不到,要做肺泡灌洗。”

  张定宇立即通知纤支镜室主任:“7个病人都做肺泡灌洗,每个人取4份标本,一份给疾控、一份给武汉病毒所、两份我们自己冻着。”

  3天后,武汉病毒所和国家疾控中心都测出了冠状病毒。

  张定宇在11日接受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采访时解释,咽拭子取样是在上呼吸道,而肺炎病人的感染已经在肺上了,在上呼吸道取标本,检出的可能性不大。

  作为院长,张定宇常对临床一线的医生讲,搞临床的要具备两种能力,一要基本功扎实,二要思维敏锐。这次,张定宇用自己的一系列决策,给全院职工演示了这两种能力。

  去年12月29日,首批7个可疑病人全部收入到南七楼ICU(重症监护室)。

  今年1月19日,张定宇将南六楼的普通病房改造成了ICU,这样南七楼和南六楼的ICU病床达到了50张。没两天,南五楼又改造成了ICU。

  “这还不够”。北楼原来有一个简易的ICU,张定宇快速把这里改造成正规的ICU,又迅速在综合楼建起了一个简易ICU。

  至2月10日,金银潭医院累计收治了1700余名病人。作为收治病人最早、最重、最多的医院,这5个ICU发挥了重要作用,重病人可以及时腾挪,得到及时救治。

  “这个决策比较早,我们没有措手不及。”张定宇说。

  主动贴钱只为ECMO团队手不生

  ECMO是这次抗疫战斗中,抢救危重病人的明星重器。金银潭医院目前有8台ECMO,其中5台是自己的,3台是外院支援的。

  张定宇就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不久,发现仓库里躺着一台省卫健委买给他们的ECMO。

  ECMO,也称体外膜肺氧合,是现有体外循环技术中的王者。

  张定宇找来资料研究认定,“这是个好东西”。2015年下半年,他请来心脏体外循环专家给ICU医生做培训,:“一定要学会,这门大炮要是在我们手上废了,那可不行!”

  年底,金银潭医院用ECMO成功救治了两位艾滋病重症肺炎病人,在武汉地区最早将ECMO用于重症肺炎救治。2016年春节后,又救治了一位患重症肺炎的24岁的大学生。2017年初,禽流感来了,ECMO大显神威,保证了湖北省没有因禽流感死亡的病例。

  传染病具有季节性,2017年暮春,禽流感过后,病人就少了。“不能让我们的医生手生了,有病例,才能积累经验。” 为了锻炼这支队伍,张定宇决定,ECMO走出去找病例。金银潭医院每年拿出十个单价4.8万元耗材套包,免费供省、市医院使用。

  只要有医院有病人适合上ECMO,病人又没有钱,就可以通知金银潭,医院立马派车,ECMO团队带设备带套包过去做。

  在这次救治新冠肺炎病人中立下大功的,还有高流量给氧技术。

  张定宇平时的一大爱好就是把医学杂志当小说看。调入金银潭医院后,他坐地铁上班,路上要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他通常用来看英文版医学杂志。

  有一天,他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高流量给氧可以替代部分无创呼吸机的功能。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