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火艺人一年“喝”油千斤 口腔烫伤34年从未痊愈

2019-12-02 12:16:18 围观 : 125次 来源 : www.sz95559.com 作者 : 深圳人

  喷火绝活艺人一年“喝”油上千斤 口腔烫伤34年从未痊愈

喷火艺人一年“喝”油千斤 口腔烫伤34年从未痊愈

孙怀生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表演。

  在一些旅游景区和表演活动中,游客常能见到令人叫绝的喷火表演。表演者手执火把,猛然一张嘴,从嘴中喷出数米高的橙色火焰,围观的人甚至能在瞬间感受到脸上的炙热,加上各种杂耍动作,场面十分震撼。这种表演是如何做到的,口腔真的能承受如此高温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近日采访到了一位“喷火”表演者孙怀生。今年46岁的他已经从事了34年喷火表演,在河南开封市的清明上河园内的日常表演,被网友拍摄发到网上引发赞叹,然而欢呼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辛酸。“我的口腔曾因烫伤脱皮千余次,可能每年累计要‘喝’下的煤油达千斤,严重时甚至每月要洗胃一次。”

喷火艺人一年“喝”油千斤 口腔烫伤34年从未痊愈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任国勇 受访者供图

  现场

  在清明上河园景区里,孙怀生远近闻名,平日演出他一身宋朝戏曲古装打扮。据记载,喷火表演起源于宋朝鼎盛时期的汴梁,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

  只见孙怀生端着一个油碗绕场走一圈,他把碗伸到游客面前让他们闻一闻。从游客的表情上看,确实有股刺鼻的味道。孙怀生喝了一口,做一个吞咽动作,然后再说几句话,证明自己已经把煤油喝进肚里了。他舞动着小火把,然后扎稳马步,吼一声,只听见“噗——”的一声,一条火龙喷出,火焰还伴随着浓浓的黑烟。记者了解到,他经常表演的地方旁边老槐树枝叶都被熏黑了。除了表演喷火,孙师傅还会玩一些花样,比如把火吞在嘴里,游客把香烟伸进他的嘴里点烟;他还会表演喷火烤羊肉串。

  快问快答

  ●嘴唇发白是烫的吗?

  附近熟知他的店主说,孙怀生挣的不仅是辛苦钱,而且是血汗钱,用身体健康换来的,他嘴唇发白就是烧的,虽然每天都抹药膏,但似乎从来没好彻底过。对此,孙怀生说:“烫伤是难免的,嘴角的疤痕是烫伤的,但嘴唇发白不是烫的,而是煤油腐蚀的。”

  ●真的要把煤油吞下肚吗?

  他说,自己练习喷火几十年,吞下肚的动作是具有表演性质的,通常是把煤油含在嘴里,但难免一不小心会把煤油吞下肚。自己每个月要洗一次胃,因为煤油含铅比较高,自己也害怕伤身体。除了坚持练功提高新陈代谢排毒,他听说吃蔬菜可能有排铅的功效,也就常常狂吃水果蔬菜。

  ●能否用其他可燃液体替代?

  孙怀生说,这么多年也寻思找替代品,但没有东西能替代煤油。“现在用的是航空煤油,清洁度较高,普通的食用油肯定不行,酒精也不行。”他说,酒精很危险会爆燃,而且酒精的火焰发蓝,在白天基本看不出火焰,不如煤油火焰大,烟雾大,看起来更有冲击力。

  绝技背后

  如今已经丧失部分味觉

  孙怀生老家是山东曹县安蔡楼镇。他说,过去他们那儿也是武术之乡,村里的孩子都有习武爱好,幼年他拜本村的孙姓本家为师,师父曾在少林寺学习过一些武术套路,他跟在后面学习硬气功和拳术。孙怀生12岁那年,已经当师傅了,教授本村其他孩子学习武术。这时,他遇到了后来教授他喷火绝技的师父蒯传志(音),师父是上海一个杂技团性质的老戏班里的成员,恰巧那个时候去安蔡楼物色徒弟。

  “那时,我家里靠种小麦、棉花为生,兄弟姊妹太多,家里负担重,我就跟着师父去大城市学杂技了。”孙怀生说,自己跟戏班子在上海待了好几年,后来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去过北京、天津,直到后来解散,自己独自到了开封。

  孙怀生说,当年师父教喷火这种绝技是要有一定功底的。“先练喝煤油、吃火、喷火,学习过程很受罪,嘴里都脱过上千次皮了,口腔有创面的时候连喝热水都疼。”孙怀生说,如今偶尔也会遇到风向突变,烧到眉毛和头发。由于每天口腔接触煤油,吃东西是没有滋味的。

  孙怀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每天只有早餐是吃得最香的,也最为丰富,因为早上嘴里没有啥煤油味。一般中午和晚上吃得比较简单,喝一些汤水类。他每天必须先嚼点东西,再吃中餐和晚餐,只有嘴里分泌了唾液,他才会恢复一些味觉。

  曾被呛到眼、耳都冒煤油

  “初学者难免在学习过程中受伤。我记得12岁时跟师父进了戏班,后来学习喷火,第一次把煤油喝到嘴里,师父让我憋着气向外喷出,结果运气方法没掌握,煤油呛进六窍,眼睛、鼻孔和耳朵都冒煤油,那种难受劲,想死的心都有了。”孙怀生一口浓重的山东话,听起来就觉得很豪迈,他笑着回忆说,年轻时跟着师父学艺时,连自己都佩服自己有毅力。

相关文章

论文专题